探寻新质生产力 | 一览科技罗江春:我们已经进入了AI工业革命的时代 来源:互联网   发布日期:2024-04-12 15:42:05   浏览:453 次  

未分类1个月前发布 xingmao
9 0
导读:导 读 THECAPITAL 时代浪潮下,唯有勇者脱颖而出。 本文3886字,约5.6分钟 作者 | 冯晓亭 编辑|吾人 来源|融中财经 (ID:thecapital) 2018年,罗江春以一览科技创始人的身份,站在乌镇世界互联网大会的讲台上发表演讲,断言未来5年内机器生产视频RGC(Robo…

THECAPITAL

时代浪潮下,唯有勇者脱颖而出。

本文3886字,约5.6分钟

作者 | 冯晓亭 编辑|吾人

来源|融中财经

(ID:thecapital)

2018年,罗江春以一览科技创始人的身份,站在乌镇世界互联网大会的讲台上发表演讲,断言“未来5年内机器生产视频RGC(Robotics Generated Content)就会实现并成为主流。”

彼时正值短视频爆发之际,热门视频内容之争围绕PGC(Professional Generated Content)和UGC(User Generated Content)展开,罗江春当时所提及的“RGC”非主流。但罗江春笃定RGC在未来会成为主流,“RGC更灵活,生产效率会更高。但同时,实现RGC的难度很高,必须有丰富的素材,包括分镜头素材、音乐素材、语音素材等,满足这些数据规模的积累和训练,机器就能根据脚本生成视频。”

5年后,罗江春的预言成真了。尽管当下“RGC”依旧鲜少人提及,但当下流行的“AIGC”却更像“RGC”的升级版,机器生产内容与人工智能机器生产内容,本就有着异曲同工之意。

AIGC时代的起点,源自2022年末ChatGPT3.0 的横空出世。目睹AIGC“强大”之处的比尔盖茨,对此盛赞道,ChatGPT的意义不亚于PC和互联网诞生。

而由GPT引发的AIGC浪潮,则直接让科技生产力实现跃迁,无数新的应用基于大模型进行开发,与AIGC有关的产品如雨后春笋般不断出现。在此背景下,罗江春再次断言,“我认为当下我们已经进入了AI工业革命的时代。”

以下为罗江春接受《融中财经》专访的内容整理,有删节。

01

两次创业两段感悟

我是在2005年创办的风行网,2017年创办的一览科技,尽管两次创业都离不开“视频”,但实际上我在风行网的20052015年这十年,以及一览科技2017年至今的7年时间里,我作为创业者在这两段经历中,所处的环境和面临的挑战并不相同。

2005年,是我创办风行网的起点,这一年同样是VC 2.0时代的开端。这一年美元基金大举入华,DCM、红杉中国、今日资本、红点中国、北极光创投等中国区机构先后成立。同样在这一年,土豆网、PPS、优酷网等和风行网一样做视频网站的企业先后设立,并渐渐崭露头角。

可以说,我在风行网的十年,是中国经济蓬勃向上的黄金十年,对于创业企业和投资基金来说同样也是飞速发展的十年。但当我二次创业成立一览科技后,从2017年至今,相对而言则处于一个经济波动的时代,再加上我们公司是一个VIE结构,近年来由于国际关系变化,对这类企业的投融资环境也产生了一定影响。

举个最简单的融资例子,我在风行网时候进行新一轮融资,当时公司账上的资金可能就只够坚持两周了,但即便如此我依旧敢盯着投资谈判合伙人的眼睛说,“我就要这个价格,一分钱都不能让。”但放在当下,我肯定就不敢这么做了,因为大环境不一样了。

现在回过头看,内外环境的变化对于创业者心态和决策的影响是比较大的。比如在风行网创业的那十年,伴随着经济上行,我们更多的焦点会放在如何将产品技术精益求精、将用户发展壮大、实现收入利润最大化。而不需要对资本市场环境、国际局势等外部因素有过多顾虑。

在视线更聚焦于企业管理与发展时,我可以惊喜地看到团队的成长、用户的成长,以及业绩的成长。风行网在顶峰的时候,PC端和移动端每天活跃用户量能超过4000万,对于十几年前的互联网而言,这一表现不容小觑。

把风行网卖给上市公司后,从2017年创办一览科技,迄今也有七个年头了。在一览科技这七年,实际上也可以按照新冠疫情为节点划分前后两个不同阶段。疫情前,应该还能说赶上了经济上行的小尾巴,但疫情以来,老实说,内外不确定性风险的增加,资本市场环境的变化,确实给创业带来了一定困扰。

和之前相比,当下资本市场对于创业企业的要求大相径庭,总结来说就是“既要又要还要”。既要技术领先,又要企业不亏钱,还要企业在收入上实现高速增长。这些要求某种程度上说,放在风行网打“顺风球”的那个阶段,都很难满足。

现在的创业公司正处于打“逆风球”的阶段,这对我们创始团队的要求就更为严格。我们不仅要具备敏锐的市场洞察力和卓越的领导能力,还要在逆境中保持坚韧不拔的精神。当然我相信,逆风球打得好,企业的发展步伐一定会更稳定、更坚实。

总结这两段创业经历,我深刻体会到创业企业在不同阶段所面临的挑战是不同的。然而,无论面临怎样的挑战,我们都要时刻保持初心和激情。

02

一览无余

无余方能看清并创新

尽管一览科技现在所处的内外环境条件不如风行网那十年,但是从创立之初所定下的使命,依旧驱动着我们团队向前。

如“一览科技”这名不难看出,“一览”是“一览无余”的意思。创立一览时我们的初心是要做“视频+AI”,希望能够用 AI 技术把视频里面的所有东西都看清楚,对视频内容进行结构化并打上标签,然后更好地去进行理解、推荐、分发,并且在理解后重新生产创造出新的视频内容。显然,现在回过头看,短视频平台抖音、快手都能将这推荐分发问题处理得很好。

但在2017年时,“对视频的理解”却是一个不折不扣的难题。所以我们在做一览的时候,提出的概念和观点有不少是比较前沿的。甚至于“视频+AI”概念在当时鲜有关注者,无论是关注度还是参与者,都和当下的火爆局面不可等量齐观。

在当年我们就提出,内容生产方式除了PGC和UGC之外,应该还有一种形式叫RGC。我们所理解的RGC即机器生产内容,其实就是当下火热的AIGC。二者之间所不同的是当年没有大模型,脚本需要人去写,不像现在可以用模型去生成脚本。

“把视频能力做成像水和电一样的基础服务”是一览科技自成立以来的使命,也是驱动我们向前发展的核心。

这一使命提出的背景和我第一次创业经历密不可分。一览团队中有很多同学跟了我很多年,我们从在风行时就一起做视频,做久了之后发现做视频这是一种专业能力,别人难以轻易模仿。因为视频有赖于专业,需要有专业的公司提供这些工具、解决方案和能力。一览科技就在做这件事,并自始至终一直在做这一件事。

像一览在经营实践中就有很多客户,会提出在公司小程序或者APP等应用平台中加上视频的需求,我们判断将来有这样需求的客户也会越来越多。因此,我们推出了VaaS引擎(Video as a Service),以满足各类企业在不同场景的需求。把视频做成服务是我们的初心,其中AI是我们的底层能力,去驱动整个视频内容服务能力的搭建、服务的交付等工作。

除了面向企业提供视频服务的“VaaS引擎”外,一览还面向创作端推出了搭载AIGC全域工作流的一站式视频工具“一览运营宝”,主要为影视娱乐、MCN 短视频、教育培训、广告传媒、电商、游戏等行业的视频团队提供服务,拥有AI内容生产、视频管理、视频交付、视频变现四大核心功能,建立了从视频创作到变现的一站式闭环工作场景。

我认为,AI视频生成技术的发展将对视频内容创作和分发产生深远影响,同时也为视频服务行业带来了新的机遇和挑战。面对当下激烈竞争的AIGC领域,我们深知“卷”进来的创业企业有很多,那么对于一览而言,要想打赢这场战,我们也做了很多功课。

在一览内部,我们提出了“四有”的打法,即有场景、有技术、有产业数据和有闭环产业链。我认为这四个要素是一览在AIGC领域取得成功的关键因素,也是公司能够在竞争中保持领先地位的重要原因。

03

AI工业革命时代

未来已来

毋庸置疑,当下我们面临的AIGC浪潮威力是巨大的。

“变化”速度之快也超乎我意料。我是学AI出身,1997年我在清华本科毕业后就去了美国莱斯大学就读人工智能与机器人专业,研究AI和算法。毕业之后一直从事视频领域相关工作,尤其是接触到“推荐”以来,我一直保持着对AI与视频结合的相关研究。甚至在2023年6月之前,我都还保持着研读前沿AI相关paper的习惯,但慢慢我发现自己已经跟不上最前沿的AI研究了。

就是突然一天,我恍然有了一种“天上一天地上一年”的感觉,技术的迭代之快让我惊讶不已。也就是从这时开始,我意识到当下我们已经进入了AI工业革命的时代。

对此我们不能简单称之为是第几次工业革命,其就叫“AI工业革命”。众所周知,工业革命的标志是极大地提高了生产力。我认为当下的AI便有这样的趋势。

AI工业革命的影响深远且广泛。不仅会对每个人的生活产生重大影响,还会改变各个产业和行业的运作方式,甚至将对许多与AI相关或不相关的企业也产生影响。有几个明显的案例可以印证这种影响。如金融服务行业,AI技术在风险评估、信贷审批、投资策略制定等方面发挥着重要作用;在医疗健康领域,AI可以辅助医生进行疾病诊断和治疗方案制定,由谷歌DeepMind开发的AMIE还通过了图灵测试,诊断准确率甚至远超初级保健医生。

然而,令人遗憾的是,大部分人对于这场革命的感知还停留在表面,甚至很多人认为AI对自己的工作生活影响不大。

这种认知的缺失是非常危险的。我平常会和美国硅谷的朋友保持联系密切,在跟他们交流的过程中,让我感触比较深刻的是,“不会AI意味着被淘汰”。国外很多企业已经在积极拥抱新技术,并且在拥抱新的这种技术革命的时候,表现得很坚决很彻底。

因此往大了说,在全球化时代背景下,对于新技术的认同与学习程度会导致国家层面上的差距拉大。

当然我认为其中很大部分责任应该由我们这些AI产业从业者来承担。大模型可能不是我们的责任,但从应用层、产品层来看,这的确是我们的责任。作为从业者的我们要对外进行普及推广,让更多的人正确了解AI、认识AI、使用AI产品,并由此去提高自己的效率,从而享受这场革命所带来的红利。同时,我们也需要不断探索和创新,发掘AI的更多应用场景和潜力,推动技术持续进步。

因此我觉得当AI工业革命到来的时候,大家不要轻视这件事,更不要漠视这件事,我们需要去积极拥抱它。同时我们也只能去接纳AI工业革命时代,它是不可逆转的。

我坚信这次我们所经历的AI工业革命,将比前几次的工业革命所影响面要更广、波及程度要更大,它带来的生产力提升将对人的生活方式、工作方式和学习方式产生颠覆性改变。假设当我们拥有使用AI的能力,将其作为助手时,我们需要思考什么是我们最重要的事情。而在没有AI的情况下,我们也需要思考如何生活和生存。

当这些问题不可规避地摆在每个人面前时,需要我们以更加开放和务实的态度去面对此次变革,积极学习和应用AI技术,以适应新时代的挑战和机遇。

赞助本站

© 版权声明

相关文章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